当前位置 >> 装修材料 >> 涂料 >>

顺德涂料集体转移皆因"门难进"

[ http://www.gzgfw.com/ 来源:互联网 2012-05-28 17:10:23 评论]
等了三年,最后盼来的就是武江涂料化工园的“难产”吗?   从最初招商的感动,到签约时的心动,到厂 ...
等了三年,最后盼来的就是武江涂料化工园的“难产”吗?

  从最初招商的感动,到签约时的心动,到厂房设计的行动,再到现在拒之门外的被动,顺德涂料企业的集体转移似乎就像连续剧一样,集集有高潮。4月10日,武江方面正式约请顺德涂料企业前往商讨转移事宜,但答复却彻底让企业“受伤”了。部分顺德企业家这样转述武江区的意思:“涂料园不搞了,武江单方面提出了三条路径供企业选择,要么退,要么转产,要么转到其他园区。”怎么办?企业不知道!但继续拖下去的话,从投资角度来看,如此长的转移“战线”,企业耗得起吗?

  顺德涂料企业抱团转移,3年来一直被视为“双转移”的标志性事件,但愿这出“连续剧”剧终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并不是“闹剧”一场。

  本来就不算大的顺德涂料商会会议室显得特别拥挤,20多家企业在这里召开座谈会。大家的脸色始终沉重,因为当日的座谈主题是:面对韶关市武江区单方面提出让顺德涂料企业退出武江区涂料化工园的建议,大家到底退还是不退?

  转移原因:70%企业不能通过生产许可证复审

  顺德涂企的缘何集体“出走”?顺德涂料商会会长胡景钊告诉记者,这缘起于2006年国家安监局下发的10号指令《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许可证实施办法》。按照该实施办法,凡有从事危险化学品生产、经营、运输的单位企业必须取得《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顺德涂料企业生产的溶剂性涂料、溶剂性树脂等也因此被列入了危险化学品范畴,必须取得《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才能从事正常的生产和经营活动。

  “该证是三年一复审,而2009年6月刚好就是顺德大部分涂料企业进行复审换证的一年。”据胡景钊回忆,当时在复审的过程中按照危化品企业的标准来审核,其中的《建筑设计防火规范》对建筑之间的防火间距要求比旧的标准大大提高,例如办公室和生产车间的间距要求从10米扩到30米;生产车间之间的间距要求从6米提升为12~15米,地下储存溶剂的间距要求从15米扩大到30米。顺德大部分涂料企业占地一般都是10~20亩,70%~80%的企业因为无法满足新标准而被一一要求整改。

  随后,涂料商会经过多方协调和努力,甚至以“联名上书”的方式反映行业的实际情况,才使得顺德98%的涂企在当年通过了全国涂料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复审。

  “但是,由于历史原因,顺德大部分中小涂料企业与新的安全生产规定标准相差较远。2012年许可证再次复评预计将有70%不能通过。”胡景钊说,顺德相当部分涂料企业建于上世纪90年代,这些涂企不但面积小,而且离居民区和商业区较近或靠近路边,要符合目前规定的安全生产的间距只能异地重建。“从长远的规范和管理考虑,迁入工业园是科学的,但由于受顺德土地的制约,这不是三几年能解决的”。因此,顺德的涂料企业开始考虑,如何“圈”起一块地,让“顺德涂料”能够聚集一起,既能延续“顺德涂料”的辉煌,又能让产业集群,抱团发展。当时,在胡景钊眼里,顺德涂企的外迁愿望从未如此强烈过。

  选择武江:条件合理一拍即合进入“恋爱期”

  当时得知顺德涂料企业要进行产业转移之后,似乎就是一下子,全国各地的产业转移园都找到了胡景钊,进行招商引资的游说。

  2009年,其时胡景钊到过很多产业园看过,不是因为距顺德太远,就是因为大家听到涂料划属危化品范畴后都热情大减。“后来,新兴的一个产业园答应给出300亩的土地,但按照目前最新的标准要求,一间厂至少要有30~50亩的土地。”胡景钊坦言,300亩只能满足6~10家企业的用地要求,根本不够用。

  后来在志毅雅典执行董事、总经理梁志明的穿针引线下,2009年6月,胡景钊作为“先头部队”来到了武江区进行考察。而当时武江区领导是顺德过去的,十分了解顺德涂料的产业状况,因此,双方的这单产业转移的“生意”谈得颇为顺利。

  胡景钊回忆,仅两个月的时间,商会就组织了四批合计100多家企业到武江考察,一下子,整个顺德涂料界都知道了武江这个地方。经过努力,第一批集群入园的企业将体现3.5万元~6万元/亩的最优惠土地价格。

  “相对于其他地方,武江地理位置、交通设施都比较优越,性价比优势突出”。就是这样,“顺德涂料”与武江一拍即合。

  随后的7月份,顺德涂料商会与武江区签订了初步框架协议,以集体抱团的方式建设一个8000亩的精细化工产业园。当时签约的两批企业共有162家。

  困惑:政策有变转移再受阻

  顺德涂料产业转移的算盘虽然打得嗒嗒响,但由于用地指标迟迟未批下来的缘故,此番“出走”进度极慢。

  从2009年8月到2011年6月,将近两年时间,顺德涂料企业好不容易盼来了1000多亩的用地指标,也都在做前期的厂房平面设计了。

  眼看着首批签约的企业将要前往当地动工建厂,但又在近日遭遇武江区的说法有变。“武江方面指出,园区的大环评通过了,但小环评没通过;武江的定位也有所改变,定位为‘后花园’, 有污染的企业是肯定不能上的,而涂料被视为‘危化品’更是难以‘进门’。” 胡景钊于是说,这些都将成为顺德涂料企业转移到武江难以逾越的门槛。

  这也是武江区提出让准备转移到武江涂料化工园的顺德企业要么退,要么转产,要么转到其他园区的原因。

  顺德的企业也是一脸的彷徨,出路在哪里?似乎没有一个人知道!

  座谈现场:路在何方?企业仍感彷徨

  “厂房的平面设计都搞好了,正准备前去建厂的时候,却被告知这个产业园可能不能进了。”乐从某涂料企业负责人秦先生一脸无奈地告诉记者。

  秦先生是第一批与武江区签署投资协议的企业,这三年里,他虽然曾为土地指标迟迟未下放而困惑过,但是,三年来他还是一条心的想着把企业转移到武江,期间也没有再找其他园区了。但就在指标已经拿到,认为转移“十拿九稳”的时候,却遭遇“门难进”的尴尬。

  与武江区签约的每个涂料企业都有着与秦先生一样的无奈与彷徨。“当时是抱团签约的,现在,这个‘团’有怎样的想法和做法,我们也会一起共进退。”与记者的谈话中,秦先生脸色始终忧愁。

  座谈会上,胡景钊还回顾了他这段时间与武江区的领导班子磋商的内容。

  自2月17日以后,处于悲伤中的胡景钊也一直密切地与武江区的领导进行联系,当时,他希望武江方面能就涂料化工园日后的发展给他一个回复,但武江的相关领导认为还不是时候,让他再等等。

  但这样一等又是十几天过去了。应顺德企业的要求,胡景钊又给武江区的领导打了通电话,希望能在清明节过后前往武江,双方见面谈谈。

  最后,在4月10日,武江区的领导认为是时候了,于是约请顺德的涂料企业前往武江。就在当日,胡景钊和另外几个企业家一起,6个人坐上了通往韶关的高铁。

  “双方的座谈在10点钟开始,武江区的相关领导向我们说出了他们的初步决定,提出三条路径:一是要大家退,第二是转产,第三是协助我们转到其他园区。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的问题,我们的园区被全盘否定了。”胡景钊的话语中略带忧伤。

  胡景钊说,这也是武江区初步的决定,接下来,武江区相关领导也将到顺徳,征询企业的意见。

  退的话成本将更高

  和胡景钊一起,佛山市福派涂装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伟林也在4月10日前往了武江区。

  “作为投资人,我也是一脸的彷徨。到底路在何方?园区怎么办?我们的投资下一步怎么走?”黄伟林坦言,与武江区领导座谈后,总的感觉还是觉得“政策有变,但门未关死,齐心协力突破瓶颈还是会有希望的”。

  为什么政策有变?他认为主要还是碰到“四难”:一是指标难落地,土地指标太紧张;二是环保政策收紧,原来与居民区的距离是以整个园区的中心位置来度量的,但现在不以中心位置来度量了,而是按照园区周边的地方来量,这样就变成了6个点不符合环评规定。其次,该产业园被定位为生态产业园,整个武江定位为“后花园”;还有就是资金难,如果2009年的时候马上着手这个事情的话,可能容易办得多,但现在地价从原来的3.8万元/亩涨到现在的13万多元/亩,政府要补这个差价,也显得财力不足;四是拆迁难,如果2009年拆迁的话就好办得多,现在拆迁成本越来越高,拆迁的政策也越来越严格,难度越来越大。

  作为投资人,三年的转移历程也挺漫长,他形象地把这个过程形容为“四动”, 第一是感动,第二是心动,第三是行动,第四就变成了被动。为什么感动?政府确实是高效、贴心,周到、热情,由区长直接带队来顺德,一个个企业的去走访,当时过来招商引资的政府有不少,感觉他们确实有很大的诚意,真的很感动;心动,是因为当时的政策对我们来讲确实是很有吸引力的,所以当时就有162家企业签约过去,当时在涂料界也好,在招商引资方面也好,在国内也是一个轰动性的事件;指标下来以后,我们也着手厂房的平面设计,就成了行动;直到现在,因为政策上的原因,就变成被动了。

  但是,黄伟林认为,既然已经费了这么多心思和时间进去,这个时候真的要退的话,成本将会更高。“现在土地成本涨得非常快,就算有钱,土地指标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加上建设成本、时间成本、人力成本等都是只增不减,所以退的话成本更高。”他坦言,如果让他表个态的话,也肯定是只进不退的。

  希望抱团转移能够成功

  “当初为什么同意建设武江涂料化工园,现在为什么又不行了呢?”即使胡景钊在座谈会上多次转述武江区提到的园区小环评没通过以及定位的原因,但这个问题始终在顺德涂料企业老板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佛山市伊思曼化工有限公司黄景峰认为,要解决顺德涂料转移的问题,关键是要找到当中的症结所在,不然,商会和企业做更多的事情也将是徒劳。

  一石激起千层浪,黄景峰的一句话立马引起了在场涂料企业的反响。庒典漆总经理林俊接着说,作为一个投资者,他希望把“战线”尽量缩短。“如果是政策的问题该退,那具体是怎么退法,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如果不是政策的问题,我们就和商会一起,慢慢商讨论后面的工作如何进行。”他说,企业要不要投资,这是一年半载要决定下来的事情,但如果要向上级政府反映,这就是一个无休止的事情。

  也有企业坦言,已经做好了退的心理准备,不过内心还是真心希望能像三年前的初衷一样,希望这个由商会牵头的抱团转移能够成功。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报告错误] [作者:] [浏览次数: ]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公司简介